專訪濁水溪公社小柯

專訪濁水溪公社小柯

        

今天專訪的對象是台灣傳奇樂團「濁水溪公社」的小柯,柯仁堅。

錄這集節目,自己的心情滿複雜的。當年初識濁水溪公社,是在1990年的台大視聽社mini concert,小柯尚未加入,小應擔任鼓手的時代。後來我離開視聽社去編台大人文報,小柯加入視聽社,和左派一起搞行動劇、寫宣言、畫海報辦演出,把濁水溪公社搞得轟轟烈烈,我們那時候是不同掛的,但是彼此都很在意對方在幹啥。

歷經大大小小許多場如今幾乎成為台灣校園搖滾史神話的演出,小柯競選學生會長第三高票落選,次年爆發轟動全台的「八君子盜墓案」,1992年五月,小柯和左派確定退學,視聽小劇場的告別演出之後,我有13年沒再和他們見面了(遠遠地眺望舞台不算)。

如今小柯和我都是坐三望四之人,當初誰也不會想到濁水溪公社會走到2005年(早已經過了『卡通手槍』裡唱的『快到2001年』了)。濁水溪的團員屢經更迭,十年發表四張錄音室專輯。左派離團之後,「天涯棄逃人」少了臭幹譙的髒話,少了激昂的政治口號,錄音更乾淨,主題更明亮(大致上),演奏技術也更專業了,然而現場表演的時候,80年代出生的樂迷還是不理會他們要彈什麼雞餔包,2005年野台開唱,小柯剛上台,摺凳、水瓶、螢光棒、垃圾紛紛丟上台,他的臉上被麥克風K出一個傷口,留下一個疤。小柯很無奈地說,也不知道為什麼,之前國璽和MOJO唱的時候大家不都很正常嗎。

今晚的「音樂五四三」恐怕是我有史以來話講最多也最語無倫次的一集。濁水溪公社曾經是我青春歲月極為重要的一份記憶,也代表著一個難以分說的情意結。今晚大概也算是是我面對這份情意結的嘗試。

當然,難得和小柯見面,也問了不少當年的八卦,像是盜墓事件的真相,視聽小劇場的電視爆死事件,苦悶報的編輯起源等等自己十多年來一直想當面問清楚的事情。此外,我也問了他「那個大問題」︰左派離團之後,為什麼還要用濁水溪公社的名字走下去?

錄完節目和小柯在電臺門口瞎聊,他閒閒提起再過三年就是濁水溪公社出道20週年了。也就是說,現在很多樂迷在當年濁水溪衝州撞府的時候,都還在娘親懷裡吃奶呢。我不清楚現在這些1980年代出生的青年是怎麼理解他們那些重鹹重辣政治不正確臭氣與才華橫溢的作品。今天我也暫時不打算想太多,就把自己放空,和小柯聊聊。

【今天播出的歌】

歡喜渡慈航
寶島風情畫
卡通手槍
詛咒
迷魂陣
加味姑嫂丸
新生活
台灣獨立軍進行曲
安定的笑容

專訪濁水溪公社小柯

https://music543.xiaoyuu.ga/ep/20051001/

作者

音樂五四三

發表於

2005-10-01

許可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