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專訪陳昇談「魚說」

深度專訪陳昇談「魚說」

        

點小圖看大圖,謝謝企製沈咩幫忙拍照!

訪問陳昇之前,不只一位朋友提醒我,昇哥是出了名的難訪,據說有位DJ朋友幾年前訪問他,昇哥從頭到尾悶葫蘆一樣沒說幾句話,場面冷到不行,而當他心情好的時候,你會得到無休無盡的岔題和搶白……總之,這個人絕對不可能照你心目中的規劃完成訪談。於是我做好了心理準備,萬一他老兄臉很臭怎麼辦,萬一他什麼都不願意講怎麼辦,至於岔題,那有什麼關係,就聊嘛。

果不其然,今天的節目,從我開口的第一句話,昇哥就開始岔題了。我們從「你們這些看起來很乖很會唸書的小朋友幹嘛也跑來跟我們搞搖滾樂」扯到「美帝黑手謀害切格瓦拉此仇豈可遺忘」扯到「第三世界國家農業遭受WTO打擊造成全球貧富差距日益擴大:以厄瓜多爾為例」,後來我纔知道,昇哥從夏鑄九那邊習得許多關於當今世界局勢的左派觀點,並且因而加深了他對「那些white trash」的忿恨。

纔剛放起「魚丸」,昇哥就偷偷說,「這歌我已經聽了一萬零一遍,出唱片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把這張專輯丟掉,再也不要聽了!」節目一開始,他什麼都聊了,就是沒提太多關於新專輯的事情。倒也不見得是不想聊,實在是岔題岔得太遙遠的緣故。我也依著岔題的脈絡,放起了「細漢仔」,昇哥陷入回憶,一一提起「新樂園」合輯中諸位老友的近況。接著我本來想放同一主題的延續,把「一佰萬」和「壞子」搬出來,但又因為進一步的岔題,這個部份延後到第二小時纔得以成真。

聊到過去那段歲月,昇哥提起「1989」這首歌,並非關於抗爭,而是有別的意思。他說這是一首「原本要寫給上海的歌,和『北京一夜』是姊妹作」,但是後來他再去上海看過,又覺得這首不到位,就不要那樣算了。而實際上呢,這又是緣起於一次和昔日革命者同逛酒店的經驗。因為城市的主題,昇哥聊到「倫敦廢人區」,提起他在倫敦許多印度移民居住的城郊,幾個痞子嘗試誆他用超高價租用錄音室之類的事情,因為那段回憶充滿了空氣中印度香料的味道,他在這首歌裡便用了西塔琴的音色……。

第二小時,放起新寶島康樂隊的「一佰萬」和「壞子」,提起曾經波瀾壯闊的「新台語歌」,他不無憤慨地說:「新台語歌整個都斷掉了,沒有了!」,和昇哥聊起現在玩音樂的年輕世代,連他自己提拔的後進,昇哥也嫌他們基本工夫不夠,又不肯用心練,沒有足夠的累積。進錄音間彈個吉他還掉拍又手酸,竟然提議只彈一段然後用電腦貼滿全曲,讓昇哥氣得鼻孔噴煙。

我一直很好奇,他的英文名字Bobby真的是因為崇拜Bob Dylan纔取的嗎?他年輕時代的音樂啟蒙是什麼?Dylan對他到底有什麼特別意義?昇哥證實了這個故事,並且講起流浪的Dylan、還有Woody Guthrie,那樣的人的故事怎樣影響他,讓他決心不要老死在彰化鄉下,退伍第二天就離鄉出來闖蕩……。

相傳陳昇因為參加「西藏自由」演唱會而成為大陸官方封殺的台灣藝人黑名單「頭號要犯」,昇哥對此也有話講︰「我覺得他們低估了我對中國的感情」。提起他的台商朋友到了大陸,必須講些附和當權者的言不由衷的話,他也覺得很悲哀。許多音樂圈的朋友前仆後繼到大陸發展事業,並且力勸他要跟進,他並不覺得那有什麼大不了的。對於那些勸他去「賺一票」的人,他更是反感得很。現在他的態度就是,不管啦,反正讓不讓表演也不是他可以決定的,那就這樣吧,就算不去大陸,也還是每天忙得要命,沒有那麼嚴重啦。

我們也聊到台客搖滾、聊到文夏、聊到2006年春即將復出的「新寶島康樂隊」、聊到連續辦了十二年的跨年演唱會……。我很高興昇哥這天脾氣很好,講了很多話,其中也不乏值得摘錄的佳句。直到訪談結束,我都不覺得自己真正「對到了」昇哥的頻道(或許永遠也對不到),這集節目也錄得很沒條理,不過,我還是很感謝昇哥和我聊了這麼多。

【今天播出的歌】

魚丸(from”魚說”)

細漢仔(from”新樂園”合輯)

1989(from”魚說”)

倫敦廢人區(from”魚說”)

一佰萬(from”新寶島康樂隊”同名專輯)

壞子(from”新寶島康樂隊”同名專輯)

責任(from”擁擠的樂園”)

孩子氣(from”魚說”)

塔裡的男孩(from”魚說”)

深度專訪陳昇談「魚說」

https://music543.xiaoyuu.ga/ep/20051217/

作者

音樂五四三

發表於

2005-12-17

許可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