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專訪張懸+珍稀空中現場!

深度專訪張懸+珍稀空中現場!

        

《城市》是張懸「艱難的第三張專輯」(”The difficult third album”,這詛咒似的句子我是在Billy Bragg的 “Talking with the Taxman About Poetry“ 封面第一次看到)——江湖上有這麼個說法:第一張專輯,天不怕地不怕,總之出了再說,多想也沒用。要是第一張「不幸成功」(羅大佑語),第二張或延續或背叛或轉向,總還有個清晰的「相對座標」。走到第三張,才是「見真章」的時候:此刻你包袱更重,壓力更大,犯錯的藉口更少。第三張專輯,往往才是建立江湖地位的關鍵。

這天傍晚,張懸和公司同事一塊兒來到電台,她還沒吃午餐,同事拎著一袋便利商店買的小食。我說你先吃點兒吧,不急。她馬上說沒關係,我們等一下要怎麼進行呢?她想先聊一下,知道我主要想談什麼,她可以先想想,準備準備。她還說,這次宣傳通告跑得太多,騰不出時間練歌,沒法像上次那樣提前一星期讓大家點唱,真是不好意思。我說真的沒有關係(唉你願意帶著琴來現場彈唱給我們聽,就已經夠好的了)。不然,我們可以多談談專輯製作和音樂的部份?(我能掏出什麼別人沒問過卻又挺要緊的問題呢?)

張懸這次是真的卯起來跑了很多通告,比前兩張專輯上的通告加起來還多。她不再那樣抗拒「宣傳期」,對「公眾人物」身份帶來的種種目光與不便,也漸漸釋然。她更願意利用每次上通告的機會,盡其所能地談談她覺得滿要緊的事,關於音樂,關於創作,關於大環境……。以前那個對媒體聚光燈總感到彆扭的張懸,變得更大方、更坦然了。

於是,我們便從專輯感謝名單提到「黃春明」這個名字聊起……。

節目進行到中段,張懸拿起吉他,問我有沒有想聽什麼歌?只要她會,都可以唱。我著實受寵若驚,沒想到可以點歌。然而我早有了答案:打從2007年那次專訪,直到現在,我都很好奇她會怎麼唱李壽全的「張三的歌」。

張懸說:好啊,其實她從來沒有公開唱過這首歌。因為每次練習「張三的歌」,都在想要怎麼唱才會讓李老師很感動,搞得自己覺得「唱得很做作」,最後竟都沒唱成,今天竟是她第一次獻唱這首歌呢。

然後她唱了陳珊妮的「載我回家」,一首超難唱的歌。一曲唱罷,張懸細細分析了這首歌在和弦、旋律、結構上何以高妙,以及她何以敬佩陳珊妮的創作與演唱功力。

我說,唱首你自己的歌吧。她說想聽什麼呢?我說,或許可以選一首不插電的反差比較大的歌,她說,反差最大的就是”Selling”了。於是我們聽到了不插電卻依然澎湃的Selling。

對我來說,《城市》或許不是「完美的唱片」,卻展現了張懸出道以來最成熟的氣度。這些年,張懸從一個熱愛寫歌唱歌的孩子,變成舞台上發光發熱的青年偶像,變成萬眾矚目的唱片藝人。經歷《親愛的,我還不知道》(2007)陡峭的學習曲線,張懸戮力學習「做唱片」這門手藝,在《城市》裡面,我聽到了更平衡、更自信的態度,既沒有「當局者迷」、妄自菲薄,也沒有不自量力、被自己的野心壓垮。

我暗自猜想,《城市》或許會在未來被目為張懸「成熟時代」的起點,亦未可知。

(最後補一個勘誤:「南國的孩子」木吉他是杉特彈的,我在節目中誤會成張懸自彈自唱,謹此訂正。)

播出曲目:

關於我愛你
Selling
城市
南國的孩子

張懸 unplugged live at News98:

張三的歌(翻唱李壽全)
載我回家(翻唱陳珊妮)
Selling

島嶼雲煙
Stay – 牡蠣之歌

深度專訪張懸+珍稀空中現場!

https://music543.xiaoyuu.ga/ep/20090711/

作者

音樂五四三

發表於

2009-07-11

許可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