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彭郁晶、焦安溥談「女巫店20年祭」

專訪彭郁晶、焦安溥談「女巫店20年祭」

        

「女巫店大概是全台灣我認識最解放的地方,她不張牙舞爪,但是她比所有的地方都多元,包容性更大,所以(女巫祭)對我來說就是一個『鳴叫的祭典』。」這是安溥在這期節目說的一段結語。

2016年,「女巫店」開張將滿20年,12月18-20日在文山農場辦一場盛大的「女巫祭」盛會,卡司極其驚人.

話說1996年舊曆年前夕,正在西華飯店學做點心的彭郁晶接到「女書店」急電,說是新生南路巷子裡她們一樓的花店搬走了,趕快來租下來開店啊!就這樣,彭郁晶跟長輩朋友湊了一筆錢,開了「女巫店」。那年,台海飛彈危機,李登輝當選第一屆直選總統,台北木柵線捷運通車,台北市長是阿扁。那時我25歲,前一年剛退伍,正在替台北之音李文瑗的節目「台北有點晚」當製作人,設計了一個「青年論壇」單元,廣邀20-30歲的這一代人(所謂X世代、Y世代),談各自的工作、事業和夢想。記得當時就邀了彭郁晶談剛剛開張的「女巫店」,這家椅背上掛滿了奶罩,菜單(https://www.witchhouse.org/#menu)許多品項取名叫人臉紅的奇店。算起來,那時候或許已經開始有音樂演出了。

四分衛阿山記得,早在1996年四月,他們就在女巫店做了開場表演。彭郁晶說:是「骨肉皮」的阿峰、阿吉在他們開的Scum不堪鄰居檢舉終於關門之後,地下樂團無處可去,問她能否安排表演,就這樣開啟了20年的演出故事。從此,這間新生南路巷子裡的小小餐廳,就變成了台灣地下音樂、獨立音樂、原創音樂的「育成中心」。看看這個網頁整理的歷代演出名單,不折不扣就是一部當代台灣獨立樂史的點將錄。「女巫店」容客量大抵以幾十人為度(最多有過破天荒的230人,那是蘇打綠、陳綺貞締造的紀錄),於是能夠容許那些相對邊緣的、地下的、不乖馴的、沒什麼行銷的音樂人,在這裡試身手。已經有了江湖地位的音樂人,也喜歡這裡隨興貼近的氣氛,於是每到週末,新生南路三段56巷便常常排著蜿蜒的人龍。以前,那可能是陳珊妮、雷光夏、黃小楨、陳綺貞,幾年之後,那可能是蘇打綠、張懸、盧廣仲……。

2000年左右,高中輟學的張懸帶著厚厚一冊寫了幾百首自創曲的歌本,到女巫店給彭郁晶面試:她說當時她還不大會彈吉他,所以全是清唱的,郁晶讓她登台了。為了在女巫店上台唱歌,張懸開始認真練吉他。後來她輾轉流浪,出國回國,郁晶邀她回來唱歌,並且收留了她,讓她擔任女巫店的音控。這段故事,至今許多歌迷津津樂道。話說現在女巫店菜單還有兩款長期暢銷的飲料,一種是「蘇打綠」(據說對岸來的文青入店必點),另一種是「芒果跑」──那是當初張懸組的樂團名字。

這期節目,我們讓彭郁晶自己說說這一切的緣起,也聽安溥說她如何在這裡學習做人做事,而終於成為一個真正的artist。感謝女巫店,為台北這座城,也為那些不工整不乖馴的靈魂,留下這麼一個家一樣的窩巢。

播出曲目:

陳珊妮 / 不做夢(Live, 1997)
狗毛 / 政治妓女(Live, 2003)
骨肉皮 / 毛毛雨(1995)
1976 / 方向感(Live, 2000)
龍哥 / 打麻將(2001)
圖騰 / 我在那邊唱(2006)
芒果跑 / 畢竟(2003)
張懸 / 寶貝(In Life)(2006)
雷光夏 / 情節(2003)
黃小楨 / 15秒練習曲(demo, 1997)
陳綺貞 / 讓我想一想(demo, 1996)
巴奈與Message / 也許有一天(2008)

專訪彭郁晶、焦安溥談「女巫店20年祭」

https://music543.xiaoyuu.ga/ep/20151212/

作者

音樂五四三

發表於

2015-12-12

許可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