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草東沒有派對」+空中現場

專訪「草東沒有派對」+空中現場

        

左起巫堵、世暄、主持人馬世芳、筑筑、劉立。

這竟然是草東第一次上廣播通告,當然也是第一次做電台空中現場。他們帶了樂器但沒帶音箱,我和工程部同事費了些力氣,兩把吉他、一把貝斯都直入音控台,盡力調出還可以的balance。姍姍來遲的鼓手劉立什麼也沒帶,現場找了個空紙箱倒扣過來當鼓打,效果居然也不壞。

過去這一年,你若稍微關注過台灣獨立樂圈,必然對「草東沒有派對」這支平均年齡23歲半的樂團不會陌生,一首「大風吹」儼然已是「九○後世代」不分魯蛇憤青文青齊聲高唱的國歌。去年開始,草東演出場場爆滿,前陣子初次遠赴香港、深圳演出,小小的live house也都各自吸引了幾百位當地歌迷擠爆現場。深圳歌迷甚至自製了一幅「草東街」的街招,和他們自己帶去的「正貨」上下輝映。

2016年3月,草東歷經四個多月的製作期,終於發行第一張專輯《醜奴兒》,這是他們初次以稍具專業規格的方式錄唱片,為了捕捉類似演出現場的能量,又要兼顧錄音室的精準,他們花了很大的工夫尋找箇中平衡,換了一批又一批的器材,一度大大卡關,加上他們決定不簽任何廠牌,一切自己幹,從印製到發行又多了許多始料未及的活兒。幸好,最後的成色非常精采,首批2000張CD沒幾天就被搶光,第二批補貨眼看也快斷版了。

很多人說:草東的歌聽來像某些中國獨立樂隊(最常比附的是萬青,也有人說主唱口氣像宋冬野),我卻想說:這是因為主力作詞人兼主唱巫堵很在意「詞曲咬合」,草東的歌大抵不需要歌詞本就能聽懂,另一方面,又沒有忘記旋律的經營,沒有變成「說唱、唸歌」。這門手藝,本是中文歌壇寫詞作曲的基本工夫,如今年輕些的音樂人大多不在乎這件事了,忽然來一個比較講究聲律的草東,才會聽起來有陌生感。

草東的節奏組緊緻而流暢,雙吉他經常餵你甜甜辣辣的riff和分解和弦,該大爆炸的時候也絕不手軟(順道一提,筑筑是繼盧凱彤之後,中文樂壇另一位令我驚艷的彈Telecaster的女生)。他們的歌結構並不複雜,但和弦行進常有巧思,多半短而耐聽。雖說巫堵是主唱,每位團員也都能唱,讓聲線多了層次和變化。

當然還有歌詞:草東並沒有萬青那種複雜晦澀的修辭,更沒有台灣樂壇習見的拖沓黏膩的文藝腔。他們的詞,真槍實彈,刀刀見血,骨子裡是絕無出路的虛無,難怪成為「崩世代」青年人樂於傳誦的佳句:

我想要說的,前人們都說過了
我想要做的,有錢人都做過了
我想要的公平都是不公們虛構的 ── 爛泥

請別舉起手槍,這裡沒有反抗的人
不用再圍牆,這裡沒有反抗的人 ── 勇敢的人

我聽見那少年的聲音,在還有未來的過去
渴望著美好結局,卻沒能成為自己
他明白,他明白,我給不起
於是轉身向山裡走去
他明白,他明白,我給不起
於是轉身向大海走去 ── 山海

我們義無反顧的試著後悔
我們聲嘶力竭的假裝吶喊
我們萬分惋惜的浪費著
用盡一切換來的紙張 ── 我們

我把故鄉給賣了,愛人給騙了
但那挫折和恐懼依舊,但那挫折和恐懼依舊
殺了它,順便殺了我,拜託你了 ── 情歌

還有貌似成為文青滾青廢青圈子「年度流行語」的:

哭啊喊啊,叫你媽媽帶你去買玩具啊
快快拿到學校炫耀吧,孩子交點朋友吧
哎呀呀,你看你手上拿的是什麼啊
那東西我們早就不屑啦,哈哈哈,哈 ── 大風吹

初次上電台的草東,大概還沒適應「上通告」這件事,自然也沒有應付媒體講套話場面話的訓練。前半集節目的問答,總覺得頻道對不太到,到後半段做了空中現場,才慢慢稍微熱一點。還有幾個原本打算探討的問題,就留待下次吧。今天的草東作為受訪者,有點澀,有點尷尬緊張,其實我珍惜這樣的澀,和這樣的尷尬緊張。

這天草東唱了一首新歌,是台語詞,風格已經和《醜奴兒》又不大一樣了,這是一支不斷持續在進化的樂團。我相信下次再在「音樂五四三」錄音室相見,他們還會更強大的。

播出曲目:

山海
Intro+醜
爛泥
大風吹

草東沒有派對 live@News98:

巫堵 / 主唱、電吉他
筑筑 / 和聲、電吉他
世暄 / 和聲、貝斯
劉立 / 和聲、打擊(紙箱)

離歌
(新歌,台語歌詞,還沒有歌名)
艾瑪
我們
勇敢的人

情歌

專訪「草東沒有派對」+空中現場

https://music543.xiaoyuu.ga/ep/20160412/

作者

音樂五四三

發表於

2016-04-12

許可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