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專訪五月天

深度專訪五月天

        

距《第二人生》將近五年,五月天終於出了新專輯《自傳》。不過,過去這幾年他們一點兒都不算「沈潛」:五月天不只陸續出了好幾張單曲、EP和戲劇主題曲,還出了一張舊曲新唱的自選輯,外帶一張女歌手翻唱五月天的精采企劃《女也》。「諾亞方舟」一連巡演八十幾場,創下中文樂壇的紀錄。此外,團員各自也有亮眼的單飛事業:阿信做潮牌,瑪莎冠佑開咖啡店,怪獸和石頭則分別當了電影男主角,石頭寫了書,每年的「犀利趴」更是一屆比一屆熱鬧。
時候到了,新專輯要開工,他們還是得設法拋開一切,集中精神寫歌練團。《自傳》的音樂部分從幾十首demo一輪輪淘汰到最後,挑出十幾首歌,廣發編曲、比稿、赴日本錄音,再回台灣配唱,阿信的詞總到配唱前夕才終於完工。他們說:寫歌做唱片的過程堪稱煎熬,簡直像死過一次又活回來(阿信則說:寫了十幾首歌六千多字的詞,根本像死了十幾次)。
不過成色是滿意的。阿信總說,希望這張唱片在幾百年甚至千年之後,替未來人留下21世紀初的時代精神,話說得誠懇,口氣是極大的。專輯正式發行上線的深夜,幾個團員守在線上,忐忑等著第一批歌迷的反應,看到大家一片贊聲,才敢稍微放心。
曾幾何時,五月天也成為平均年齡四十多歲的大叔樂團了。不過,他們的歌迷仍然上抵銀髮族、下探幼兒園,保持中文流行樂壇「樂迷多樣性」無人能敵的規模。別的不說,我在台科大每學期讓同學寫一篇「代表我們這代人的歌」報告,五月天幾年來始終名列第一,儘管每次選出來的歌未必相同。
在《第二人生》簡直「利空出盡」、煙花漫天的能量釋放之後,《自傳》更多歌曲返歸「小我」的宇宙,阿信說這是他出道以來第一次不考慮外人的眼光、不為「別人」(甚至包括『五月天』這個角色)、只為自己寫歌。許多歌詞剪去一再重複的副歌段,纔能容納他一發不可收拾的文字。歌詞滿是回望過往的感歎,傷感有之,勵志有之,大抵都從這句歌詞出發:「我身在當時你幻想的未來裡」。
「成名在望」、「任意門」都是五月天名副其實的「自傳式」故事,「人生有限公司」像是「三個傻瓜」的續篇,「頑固」像是「倔強」的大人版,「如果我們不曾相遇」、「少年他的奇幻漂流」、「後來的我們」則把人生故事的視野放得更高。壓軸的「轉眼」寫衰老、記憶、死亡,五月天畢竟也到了可以舉重若輕處理如此主題的年歲了。
比起《第二人生》,《自傳》的底色似乎多了幾分沉鬱、少了幾分張揚:雖然還是有「派對動物」、「最好的一天」這種舞曲搖滾,那股歡快比較像是過場儀式。論樂手功力,五月天未必是maestro「大師級」,但他們的歌總能聽到漂亮的編曲動機和生動的器樂表現。「人生有限公司」流暢過癮的爵士搖滾(這首和「兄弟」都有厲害熱鬧的銅管),「成名在望」樂章式層次迭出的結構,「少年他的奇幻漂流」好萊塢大片式的磅礡弦樂,都是耐聽的佳構。
五月天難得全員到齊來上通告,還有更多故事,就讓他們自己說吧。
播出曲目:

成名在望
人生有限公司
頑固
你說那C和弦就是……
少年他的奇幻漂流
任意門
派對動物
最好的一天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
轉眼

作者

音樂五四三

發表於

2016-08-23

許可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