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專訪伍佰談《釘子花》

深度專訪伍佰談《釘子花》

 

先說結論:《釘子花》不只是我心目中2016年度專輯前三名,可能也是伍佰迄今最好的專輯。反覆聽了十幾次,愈聽愈佩服。伍佰啊伍佰,不枉我們跟著你這麼多年。這是一張instant classic,一出版就註定成為經典。
算算從1989年台大體育館「台北新音樂節」初睹吳俊霖彈blues唱中文歌,倏忽28年矣。九十年代初我念大學,攢了零用錢就去「息壤」和「Live A-Go-Go」看他唱「思念親像一條河」和「秋風夜雨」,那個狂風迎面撲來的時代,不只是我的青春,也是台灣搖滾的狂飆青春。
我記得和老友清聖一起聽伍佰寫的第一首台語歌「樓仔厝」,都以為《辦桌》版的編曲比《愛上別人是快樂的事》專輯版好,後出者反而沒有了那股壓抑之氣,這天訪問伍佰才知道,先出的《辦桌》版是比較晚的編曲。原來如此。我們也反覆聽《少年吔安啦》原聲帶,後來去當兵,我在軍報社暗房擺了一把木吉他,沒事彈Neil Young和「點菸」,老兵學長聽到,驚訝地說「啊你明明會曉唱台語嘛」害我很歹勢。
1995年《枉費青春》那場演出我也在場,那時怎麼也想不到伍佰會變成中文世界最紅的吉他手。1998年《樹枝孤鳥》問世,我是在「死人搖滾芭樂」BBS寫的聆後心得。那張專輯賣了60萬張,拿了金曲獎年度專輯,誰都不知道,那便是「新台語歌」盛世的輝煌句點了。
2005年他出版《雙面人》,我做「音樂五四三」才剛第三年,邀他來談,講得很深。現在我仍以為那是伍佰歷來最好的專輯之一。後來每出片他都來上節目,有一次還來介紹他的攝影集。用廣播怎麼談攝影集?真不容易,但那次居然也聊得滿開心。
2017,伍佰出道28年,魅力仍然所向披靡。之前的週末,伍佰擔任徐佳瑩演唱會嘉賓和她同台唱「樹枝孤鳥」,當伍佰揹著吉他從Lala身後徐徐升起,滿場爆發的歡呼幾乎把小巨蛋屋頂掀翻。這些觀眾有很多是伍佰出道之後才出生的啊。
伍佰說:《釘子花》全部歌曲是去年奧運期間一面看電視轉播一面寫完的,11首詞曲加上編曲,兩星期就搞定了。伍佰寫歌,總會先想舞台演出的需求,這次他想把規格更大一點的管樂和打擊樂弄進來,於是用了些Afrobeat的元素,又親自編了管樂。和China Blue進錄音室,原本打算花一個星期弄完,結果大家默契太好,進度提前,乾脆接著錄下一首,短短五天就把全部歌曲錄完了。
然後他飛去洛杉磯錄管樂,本來訂了三天的棚,也是進度超前,兩天錄完。算算全部的錄音製作時間,再加上混音後製,《釘子花》從無到有完成,只花了十來個工作天。
不過,伍佰說,這張專輯籌備期是12年。上張台語專輯《雙面人》是2005的事了。為什麼拖這麼久?他沒有明說,只說一直有人問,他就偏不想做這件大家覺得「理所當然」的事。直到去年他辦了全台語演唱會:他說當時已經決定錄第三張台語專輯,只是半首歌都還沒寫。
寫台語歌,和寫所謂的國語歌,絕不只語言的切換而已,或者該說,語言的切換,也連帶著整套音樂結構和旋律思考的切換。《釘子花》的根源可以追溯到伍佰小時候跟著父親去嘉義糖廠,聽到收音機裡放的台語歌,和電視裡歌星唱的國語歌完全是兩個世界,那樣的旋律和腔調讓他著迷。後來他跟同齡孩子一樣迷上西洋流行歌,又被引薦聽起搖滾樂,上了台北認識一票搞團玩地下音樂的,直到當時戮力推動本土創作的「水晶」任將達跟他說:你應該寫台語歌,伍佰才醒悟:有些東西一直都在,只是暫時沒有想起來。
比如「詞曲咬合」這題,對新生代寫台語歌的孩子來說是道不容易的門檻,伍佰卻從寫第一首歌就「內建」這樣的技術自覺。比如語詞的搬用,伍佰可以自在地運用原生地道的台語字彙,無需從國語「翻譯」回去,偶爾若有需要,他也不恪於自鑄新詞:他說想到周添旺造出「雨夜花」這個新詞,多美多厲害!這就是前人的創新,我們當然也可以,只要有把握。
還有旋律和編曲,伍佰說:要讓大家還沒聽到歌詞,只聽到前奏,就知道:啊,這是台語歌。《釘子花》的音樂融合了西方搖滾,東洋歌謠,台語老歌,衣索匹亞爵士,從日本到非洲到南亞到東歐……,他說他在不同民族不同時代的流行樂裡聽到了共通的「根性」,重點從來不是用哪種方式表現,而是有話要說,所以這樣表現。
他說這張專輯出發的意象,是「遊子」。這個主題,也呼應著多少年始終貫串台灣歌謠曲的故事。
我們花了一些篇幅,聊他聽台語歌、寫台語歌的原點,也聊到專輯裡前人作品與外來影響的線索。談到我最愛的「蹦孔」,我們細細聊到管樂和搖滾怎樣可以共構出這樣漫天煙火一般壯美的音場,是中文樂壇所僅見,我也拿出1998年的「萬丈深坑」和它做了主題上的比較。
很高興,在25樓News98錄音室拆遷前一天錄的最後一期節目,是和伍佰聊《釘子花》。還有很多故事,請記得按時收聽。

播出曲目:
放浪舞者
樓仔厝(《辦桌》,1991)
樓仔厝(《愛上別人是快樂的事》,1992)
釘子花
黃西田 / 愛某不驚艱苦(翻唱小林旭 / 自動車ショー歌,1964)
Mulatu Astatke / Yèkèrmo Sèw (1974)
種子
東石
蹦孔
萬丈深坑(《樹枝孤鳥》,1998)
熱淚暗班車
我心內
我是老大
愛你無目地

深度專訪伍佰談《釘子花》

https://music543.xiaoyuu.ga/ep/20170502/

作者

音樂五四三

發表於

2017-05-02

許可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