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was 20 years ago today…重回1996台灣歌壇女神篇

It was 20 years ago today…重回1996台灣歌壇女神篇

先看一下這期曲目,看到歌名若腦中沒有立刻響起副歌,那麼你當時大概還沒出生,或者正好去火星出差了。是的,這些歌今年都滿20歲了。歲月如梭,我們都早就不年輕了,歌還在那兒兀自青春閃耀,那些糾結的人,無望的愛,那些傷啊疼啊淚啊,現在聽聽,好傻,好殘酷,然而好美。 如今情歌不這麼寫了,更不那麼唱了,姑娘們不再需要對著爛男人悲悽地唱: 「有了我你應該什麼都不缺 / 心再野也知道該拒絕」, 「我像是一個你可有可無的影子 / 和寂寞交換著悲傷的心事」, 「我會在這個世界的盡頭等你 / 雖然你不斷從遠方捎來消息 / 要我從今後就忘記你」, 「你的愛像火加速蔓延 / 卻不能燃燒我和你之間 / 唯一的選
繼續閱讀
專訪「新寶島康樂隊」陳昇、阿Von

專訪「新寶島康樂隊」陳昇、阿Von

應該是台灣廣播史第一次,歌手一面受訪一面刮痧,還能侃侃而談面不改色……。 是的,「新寶島康樂隊」回來了,這天阿煜忙著排戲「我是東西南北香蕉人」沒法到場,阿Von從屏東北上陪昇哥跑通告。錄音時間上午十一點,昇哥晚了半小時才到,戴著墨鏡,面色如土,一進來就垮在椅子上說:「給我一個桶子,我就可以吐了」。唉呀,前一天喝多了,宿醉未解。 「昨天喝到天亮嗎?」 「沒有,一點半吧。」 「咦,那算是很早就收工啦?」 「可是五點半就開始喝,喝了八個小時……。」 於是我讓昇哥緩口氣,和阿Von先聊。聊著聊者,昇哥興致來了,一面加入聊天,一面脫下上衣讓同事幫他刮痧。一面刮,一面說話,時不時還要同事「用力一點,
繼續閱讀
深度專訪五月天

深度專訪五月天

距《第二人生》將近五年,五月天終於出了新專輯《自傳》。不過,過去這幾年他們一點兒都不算「沈潛」:五月天不只陸續出了好幾張單曲、EP和戲劇主題曲,還出了一張舊曲新唱的自選輯,外帶一張女歌手翻唱五月天的精采企劃《女也》。「諾亞方舟」一連巡演八十幾場,創下中文樂壇的紀錄。此外,團員各自也有亮眼的單飛事業:阿信做潮牌,瑪莎冠佑開咖啡店,怪獸和石頭則分別當了電影男主角,石頭寫了書,每年的「犀利趴」更是一屆比一屆熱鬧。 時候到了,新專輯要開工,他們還是得設法拋開一切,集中精神寫歌練團。《自傳》的音樂部分從幾十首demo一輪輪淘汰到最後,挑出十幾首歌,廣發編曲、比稿、赴日本錄音,再回台灣配唱,阿信的詞總到配
繼續閱讀
李宗盛《生命中的精靈》30週年特輯

李宗盛《生命中的精靈》30週年特輯

播出曲目: 開場白 生命中的精靈 生命中的精靈(live, 2006「理性與感性」演唱會) 沒有人知道 沒有人知道(live, 2006「理性與感性」演唱會) 風櫃來的人 《生命中的精靈》卡帶A面最後口白30秒 你像個孩子 你像個孩子(live, 1990年代初?) 你像個孩子(live, 2006「理性與感性」演唱會) 如果你要離去 寂寞難耐 寂寞難耐(live, 2006「理性與感性」演唱會) 一個人 bonus tracks: 油麻菜籽(1989) 最愛(live, 2005盧冠廷演唱會) ———- 奉上舊稿一篇: 開場白(2011) 你現在,是怎樣的心情呢? 是歡喜悲傷?還
繼續閱讀
深度專訪林宥嘉

深度專訪林宥嘉

《今日營業中》發片第一天,林宥嘉來上節目。這麼一張熬了這麼久,歷經這麼多曲折,讓他心力交瘁的專輯終於要從小房間的監聽喇叭釋放出來面對世界,林宥嘉有一點兒忐忑,但更多的是自豪:這一次他真的盡力了。 上一張專輯《大小說家》已經是四年多之前的事了,回頭看看這四年,林宥嘉已經越過千山萬水,發了EP、錄了幾首單曲、慢慢建立起創作人的身分,最重要的經歷或許是在藝工隊服役,當了一年兵。這一天走進錄音室的林宥嘉,眼神明亮,氣場平和,對自己、對未來,仍有一種恰如其分的自信和把握。 初聽《今日營業中》有點兒詫異,原本以為他會在退伍後第一張專輯延續入伍前和大象體操合作「口的形狀」那樣劍走偏鋒的酷異路線,繼續向獨
繼續閱讀
專訪Matzka+空中現場

專訪Matzka+空中現場

Matzka去年底出了新專輯《東南美》,早早就想找他來上節目,好事多磨,等他終於拎著吉他來到News98,卻也是個不錯的時機:他以這張專輯入圍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獎。正好,這集節目可以讓第一時間錯過的聽眾,有機會補補課。 這次他以個人身分出片,找了老朋友荒井壯一郎(荒井十一)當共同製作人,並且邀得各路英雄好漢助陣:鼓手恭碩良自願報名參加他的演出和錄音,兩人玩得很瘋,李榮浩和彭飛各自貢獻了囂張的吉他和提琴獨奏,常石磊在隔壁錄音間聽到他們玩的東西很感興趣,遂順手編了多部和聲還自己唱了!還有家家和A-Lin擔任客席主唱,沖淡了幾分陽剛之氣。 初聽這張專輯,深深感到Matzka「長大」了,醉人的律
繼續閱讀
專訪滅火器+空中現場

專訪滅火器+空中現場

「音樂五四三」上次訪問滅火器是2014年11月底,當時他們正在籌辦大型演唱會(後來賠得很慘),「島嶼天光」剛要正式出版單曲(後來拿下了金曲獎年度歌曲)。他們當時不說,我也還不知道,但滅火器已經漸現疲態了。而我們更不可能預見接下來這一年半,還有多少驚濤駭浪等在前面。 2015年他們上台領「島嶼天光」金曲獎年度歌曲大獎的時候,大家以為滅火器終於出運,從此一片光明,誰曉得,樂團沒過多久就決定解散了。箇中緣由,主要還是與前東家的不愉快,他們覺得自己長期付出勞務、到處演唱接案子,卻沒有獲取應得的回報:很長一段時間,團員銀行存款甚至窮到只剩兩三位數,日子都快過不下去了。對比檯面上大家看到的風光,他們有時
繼續閱讀
專訪「草東沒有派對」+空中現場

專訪「草東沒有派對」+空中現場

左起巫堵、世暄、主持人馬世芳、筑筑、劉立。 這竟然是草東第一次上廣播通告,當然也是第一次做電台空中現場。他們帶了樂器但沒帶音箱,我和工程部同事費了些力氣,兩把吉他、一把貝斯都直入音控台,盡力調出還可以的balance。姍姍來遲的鼓手劉立什麼也沒帶,現場找了個空紙箱倒扣過來當鼓打,效果居然也不壞。 過去這一年,你若稍微關注過台灣獨立樂圈,必然對「草東沒有派對」這支平均年齡23歲半的樂團不會陌生,一首「大風吹」儼然已是「九○後世代」不分魯蛇憤青文青齊聲高唱的國歌。去年開始,草東演出場場爆滿,前陣子初次遠赴香港、深圳演出,小小的live house也都各自吸引了幾百位當地歌迷擠爆現場。深圳歌迷甚
繼續閱讀
專訪陳昇、PiA+空中現場!

專訪陳昇、PiA+空中現場!

近年每次拿到陳昇新專輯,總有點兒忐忑:儘管打從八十年代後期出道,陳昇就一直是個不按牌理出牌的創作歌手,然而進入二十一世紀,他與流行音樂的「主流配方」漸行漸遠,專輯愈來愈多長篇大論的歌詞、歪七扭八的唱腔、希奇古怪的合作對象(對,馬上想到左小祖咒和艾未未),於是每次聽陳昇的新專輯,都得先深呼吸準備接招,不知道這次他又要拋出什麼來。 初聽2015的新專輯《是否,你還記得》,第一首就是催人淚下的「兄弟」,再聽接下來的「是否,你還記得」、「我們去巴塔哥尼亞」、「風見雞」……,唉,那個深情款款、善說故事、善寫動人旋律的陳昇,其實一直都在啊。 當然,陳昇還是照例給了我們「婉君妹妹,我錯了」、「從來不是主
繼續閱讀
專訪彭郁晶、焦安溥談「女巫店20年祭」

專訪彭郁晶、焦安溥談「女巫店20年祭」

「女巫店大概是全台灣我認識最解放的地方,她不張牙舞爪,但是她比所有的地方都多元,包容性更大,所以(女巫祭)對我來說就是一個『鳴叫的祭典』。」這是安溥在這期節目說的一段結語。 2016年,「女巫店」開張將滿20年,12月18-20日在文山農場辦一場盛大的「女巫祭」盛會,卡司極其驚人. 話說1996年舊曆年前夕,正在西華飯店學做點心的彭郁晶接到「女書店」急電,說是新生南路巷子裡她們一樓的花店搬走了,趕快來租下來開店啊!就這樣,彭郁晶跟長輩朋友湊了一筆錢,開了「女巫店」。那年,台海飛彈危機,李登輝當選第一屆直選總統,台北木柵線捷運通車,台北市長是阿扁。那時我25歲,前一年剛退伍,正在替台北之音李
繼續閱讀